興城歷史名人--降清猛將祖大壽

降清猛將祖大壽

本站原創 作者:audy

  同吳三桂相比,祖大壽的名字就顯得不那么廣為人知了,其實在明末清初,祖大壽的名字可以說是如雷貫耳。祖大壽名滿遼西時,吳三桂還只是個小娃娃。吳三桂的父親吳襄曾做寧遠總兵,和祖大壽是關遼軍中同袍,都是袁崇煥的部屬。論親戚,吳三桂是祖大壽的外甥。

  祖大壽,字復宇,明末清初寧遠(今遼寧興城)人,世代為遼東望祖大壽族。祖大壽、祖大樂、祖大弼三兄弟皆遼東將領。初為明靖東營游擊,天啟初,廣寧巡撫王化貞以為中軍游擊。廣寧破,大壽率部走避覺華島。大學士孫承宗督師,以大壽佐參將金冠守島。三年,主持修筑寧遠城。六年正月,努爾哈赤攻寧遠,大壽佐袁崇煥等守城,大敗后金軍,以功升副總兵。

 

興城歷史名人祖大壽牌樓

  袁崇煥威震遼東之時,祖大壽是袁手下最得力的大將,寧遠保衛戰、寧錦大捷、北京保衛戰中都立下了汗馬功勞。皇太極兵臨北京城下,崇禎皇帝卻在這時認為袁崇煥通敵謀反,逮捕下獄。祖大壽憤怒之下帶著部隊返回遼東,置危險中的北京城和皇帝不顧。袁崇煥在獄中,修書給祖大壽,勸他帶兵回來保衛京城。可想而知,袁崇煥寫這封信給祖大壽時是多么的委屈與無奈,冰冷的硯臺,凍僵的手,淌血的心。祖大壽看到的袁督師的信號啕大哭,全軍亦痛哭。無法想象祖大壽當時的心情,悲痛,傷心,憤怒交織著。盡管最后他還是率部回北京了,但崇禎皇帝也下了決心必殺袁崇煥。

  他的母親及孫承宗勸他奮勇殺敵以贖出袁督師。在遼東將領中,他是營救袁崇煥最力一員,曾請求削職為民,以自己的官階贈蔭換取袁督師性命。但袁崇煥最終還是被他奮勇保衛的人千刀萬剮了。之后祖大壽率領袁崇煥舊部,這支大明最精銳的部隊,駐守寧遠、錦州、大凌河等要塞,抵御清兵的入侵。崇禎四年,祖大壽奉孫承宗之命守大凌河城,八月,城才修了一半,皇太極以傾國之師,把大凌河城團團包圍住。祖大壽突圍不得,援軍又被擊退,只能閉城堅守。皇太極不斷地送信勸他投降,他都不予理睬。堅守了叁個月,城里糧食吃完了,開始殺馬吃。馬殺完了,開始吃平民百姓。平民百姓吃光了,開始吃軍中的老弱病殘。軍中的老弱病殘也吃光了,接下去就該是健壯將士的互相殘殺了。無論如何,城是沒法再守下去了,所有的將領,除了副將何可綱,都認為只剩下投降一條路了。于是祖大壽長嘆一聲:“人生豈有不死之理?但為國為家為身,叁者并重。今既盡忠報國,惟惜此身命。”于是殺了誓死不從的何可綱,與皇太極在城外設壇盟誓,算是正式投降了。然后他向皇太極獻策,他愿意帶一支兵馬去錦州,在城里當內應,皇太極滿心歡喜。但祖大壽進錦州城后就抵抗清軍。皇太極惱羞成怒,兩次御駕親征攻打錦州、寧遠,都無功而返。

  祖大壽又為明朝守了十年的城,直到崇禎十四年四月,清兵再次傾國而來包圍錦州城。這一次整整圍了一年,洪承疇的十四萬援軍在松山被擊潰,洪承疇投降;祖大壽糧盡援絕,城中又開始人吃人,只好再次投降。這樣的情況下,皇太極仍沒有殺他。只是沒給他部隊,沒再重用他了。史書中記載他投降以后的唯一事跡,是曾經寫信勸他的外甥吳三桂投降。吳三桂當時還沒有“沖冠一怒為紅顏”,這種勸降信自然毫無作用。祖大壽平平安安地活到了順治十叁年,老死。可以說征戰天下的戰略就是重用人才的戰略。

  在祖大壽抗清的二十多年,尤其是最后的十多年里,以攻城略地為樂趣的滿洲人有多少是在“取祖大壽項上首級,奪南朝花花江山”的夢想中長大的。精明的皇太極知道,對付驍勇善戰、鐵骨錚錚的祖大壽光用強攻不行,還要輔以強大的政治攻勢、人情攻勢。

  1631年(崇禎四年)皇太極率大軍包圍大凌河城,祖大壽彈盡糧絕,在要求皇太極對天宣誓,不殺將吏兵民之后,他開城投降。皇太極賞賜他自己用的狐皮帽子、貂皮袍子、金玲瓏皮腰帶、白馬、雕鞍等等,沒想到祖大壽覓機跑到錦州,又把錦州死守起來,令皇太極奈何他不得。即便如此,皇太極仍舊為了收服祖大壽而繼續努力,他先派人搜捕居住在永平三十里村的祖大壽的族人軟禁起來,但待遇相當優厚。起用祖大壽的舊部擔任漢人“承政”(尚書),其中包括祖大壽的兒子祖澤洪,過房侄兒祖澤潤、養子祖可法等等(他們是在大凌河城投降之后,未隨祖大壽逃到錦州的明臣、明將)。1642年(崇禎十五年)祖大壽扼守的錦州再次彈盡糧絕,甚至開始發生人吃人的慘劇時,他才第二次歸降。皇太極封祖大壽為漢軍正黃旗總兵,希望他能夠為己效力,可直到1656年(順治13年)病逝,除了給自己的外甥吳三桂寫過一封不咸不淡的勸降信,史書再難找祖大壽的“漢奸”記錄。對于滿清一方而言,祖大壽不但是雙手沾滿了八旗將士鮮血的劊子手,還是背信棄義的小人,如此待遇可謂厚道之極。   時局的頹廢、皇帝的不信任、主帥的無辜被殺、援軍的覆滅、族人的被擒、城內的彈盡糧絕,甚至敵手的大度像一道道繩索縛住了祖大壽的身心,終于形成一張大網,使他動彈不得,剩下的只有自殺或投降了。如果當時祖大壽把寶劍橫在脖子上一抹,歷史對他的評論就是另一番模樣了。我們無法確切知道祖大壽當時選擇投降的理由,是覺得為崇禎殉節不值,還是這位往來于刀劍鋒鏑中的老將最后了一個“死”字,抑或是怕清軍加害他的族人或者城中百姓?不知道。但有一條可以肯定,他不是為了個人的榮華富貴,他一直活到順治十三年才病逝,上天給了他長達十五年的“造孽”時間,只消他調轉槍口,向自己的同胞屠刀一揮,榮華富貴就來了,可是他沒有做。可以說,祖大壽投降時的心理是相當復雜的,這一節后世的小說家演繹得十分精彩:三官廟正殿里,幾個侍衛將洪承疇、祖大壽押上來,兩人雙手反剪,神情倨傲沉靜。
  多爾袞怒喝道:洪承疇、祖大壽,你們還不跪下!
  洪承疇昂首挺胸,一臉不屑,祖大壽卻有一絲猶疑,但終究沒跪下。
  皇太極看在眼里,決定從祖大壽下手,他和顏悅色地道:祖先生,大凌河一別,朕無日不懸念在心,先生別來無恙?
  祖大壽聞言,不免有愧,神情復雜。
  皇太極對多爾袞使了個眼色,多爾袞頷首,向祖大壽朗聲道:祖先生,當日在大凌河,皇上以禮相待,你卻先降后逃。雖說兵不厭詐,但畢竟是背信負恩,你捫心自問,難道絲毫沒有愧疚?這回你再次兵敗,我做主帥的,原以為皇上斷不饒你,眾軍也皆曰可殺;沒料到皇上竟然傳諭阻止,見了面,還以先生相稱。皇上寬宏大量的胸襟、禮賢下士的摯誠,莫非你是鐵石心腸?
  祖大壽聽得臉上一陣青一陣紅,心亂氣沮,不覺雙膝一屈,跪倒在地道:祖大壽歸降已遲,罪該萬死! 洪承疇先是一陣錯愕,神情接而轉怒,朝祖大壽厲聲罵道:呸!祖大壽!我錯看了你!大丈夫何懼一死,你竟敢叛國欺君!
  祖大壽嘆氣道:唉!我雖以忠臣良將自期,奈何……“君已不君”……
  洪承疇質問道:皇上又何負于你?
  祖大壽反問道:袁故經略又何負于皇上?
  洪承疇語塞:這……“臣不念君過,子不念父仇”,你枉讀圣賢書,連這個道理都不懂?
  祖大壽不甘示弱道:“良禽擇木而棲”,不也是圣賢書上教導的?
  洪承疇大怒道:你……奴顏事仇,下跪乞降,難道不怕青史昭昭、遺臭萬年?
  祖大壽神色凄然道:大凌河一役,我已對大明盡忠。如今再度被擒,蒙大清皇帝不計前嫌,如此優容。天命難違啊!身后的是非,我也顧不得了!

  與同時代的降將貳臣相比,祖大壽起碼有幾點是值得肯定的。第一,祖大壽的兩次降清都是在孤立無援,彈盡糧絕、發生人吃人的慘劇的條件下要求皇太極對天宣誓,不殺將吏兵民之后,才開城投降。在個人名節至上,視百姓如草芥的年代,祖大壽的對于百姓的體恤是難得的。第二,他沒有做清朝之鷹犬,如果狠下心來,如洪承疇、吳三桂流,向自己的明朝舊主和農民軍開刀,以祖大壽的強悍,最起碼強于耿仲明、孔有德、尚可喜,像他們一樣封個什么王之類的,恐怕也不困難。第三,在投降的過程中,不像洪承疇那樣,皇太極一句“先生不冷嗎?”,就跪地稱臣。有人說,祖大壽早有降清之心,大凌河城破時之所以還回歸明朝,是他的家小尚在明朝手里。簡直是放屁!豈不知他也有家小在清軍手里,如果僅僅因為惦記家小,賺開錦州城算了,何苦再守十多年。但是皇太極對他的政治攻勢倒是起作用的,最起碼他仍舊在追求人情道義都交代得過去,既對得起明,又對得起清。

  然而歷史畢竟是有其嚴肅性的,祖大壽死后未能和滿桂等其他三猛一樣列入《明史》,而是和洪承疇列入《清史·貳臣傳》。

 
關于我們 | 興城賓館預訂 | 旅游租車服務 | 門票車票預訂 | 會議服務

本頁關鍵詞:興城歷史名人祖大壽

日本毛片18禁免费_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_日本黄大片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