興城歷史名人--一代名將袁崇煥

一代名將袁崇煥

本站原創 作者:audy

  在興城的歷史人物中,最受人敬仰和愛戴的一代名將袁崇煥,他是興城歷史上最大的地方官,也是崇禎時期全國最大的地方官。

  袁崇煥(1584—1630年),字自如,又字元素,祖籍廣東東莞,明朝著名軍事將領。他戎馬一生,為守衛明朝東北邊疆、抵御清軍進攻,立下了赫赫戰功。不幸遭奸佞陷害,致使崇禎帝中了皇太極的離間計,錯殺袁崇煥,造成千古奇冤。

  袁崇煥的青年時代,正值明皇朝統治日趨腐朽之際。有感于國家的衰敗,袁崇煥自幼好讀兵書,學習用兵救國之術。他中進士后授職福建邵武知縣,仍對東北邊境的戰況非常關心,常常同一些曾經衛戍遼東的退役將卒討論遼境的地理和防御狀況,向往有一天自己能投筆從戎。

  天啟二年(1622)正月,袁崇煥奉例入京朝覲,御史侯恂慧眼識英雄,薦袁崇煥為兵部職方主事,負責鎮守山海關。袁崇煥剛到任所,便深夜單騎出關了解地形,回來后便稱:“予我軍馬錢谷,我一人足守此。”雖是口出狂言,但這番膽識和勇氣,也著實讓人佩服。不久,他便被升為山東按察司僉事、山海監軍,成為駐防邊疆的一員勇將。

興城歷史名人袁崇煥

  在兵部尚書孫承宗的大力支持下,袁崇煥在遼東筑寧遠城,恢復錦州、右屯等軍事重鎮,使明的邊防從寧遠向前推進了二百里,基本上收復了天啟初年的失地,他又采取以遼土養遼人、以遼人守遼土的政策,鼓勵百姓恢復生產,重建家園。還注意整肅軍隊,號令嚴明,大大提高了軍隊的戰斗力。由于治邊有方,天啟三年,袁崇煥得升為兵備副使,不久又升為右參政。

  天啟六年(1626)正月,后金國主努爾哈赤率八旗健卒十三萬前來圍攻寧遠(參見寧遠之戰)。袁崇煥刺血為書,誓師全軍,表示誓與寧遠城共存亡。在他的感染下。“將士咸請死效命”,同仇敵愾,士氣高漲。袁崇煥令城外守軍全部撤進寧遠城,堅壁清野,又親自殺牛宰馬慰勞將士。他還將全部庫存的白銀置于城上,傳令,有能打退敵兵,不避艱險者,當即賞銀一錠。如臨陣退縮,立斬于軍前。為了增強火力,袁崇煥令人將城中存有的仿西洋“紅夷大炮”架上城頭,一切準備就緒,嚴陣以待。

  二十四日,后金軍兵臨寧遠城下。袁崇煥胸有成竹,邀朝鮮使者同坐戰樓觀戰。突然一聲炮響,后金軍開始攻城。只見八旗兵丁四處散開,滿山蔽野而來。袁崇煥一聲令下,城樓上火炮齊鳴,弓箭齊發,后金軍死傷慘重,只好退軍。次日,后金軍重振士氣,再次來攻,他們把裹著生牛皮的戰車推到城墻根,準備鑿城穿穴,袁崇煥立即親率士兵挑石堵洞,又令城上大炮加強火力猛攻敵陣。后金軍總帥努爾哈赤在營前指揮作戰,忽被飛來的炮石擊中,受傷墜馬,血流不止。后金軍見主帥受傷,匆匆收兵退去。在歸途中,努爾哈赤病情加重,死于軍中。

  寧遠一戰,是努爾哈赤自二十五歲征戰以來唯一的一次敗績。袁崇煥從此威名大振,后來清軍也不得不承認“議戰守,自崇煥始”。

  寧遠之戰后,袁崇煥被升為遼東巡撫,關外防務,盡歸袁崇煥籌劃。為了休整軍隊,他一面派人假意與后金和談,一面加緊整飭軍隊,修筑錦州、中左、大凌諸要塞,以防后金的突然襲擊。天啟七年五月,皇太極果然率軍來攻錦州,將錦州團團圍住(參見寧錦之戰)。錦州守軍一面堅持抵抗,一面飛報袁崇煥請援。袁崇煥識破皇太極圍錦州的目的是欲誘自己出戰,以便借襲寧遠。他認為,“寧遠不固,則山海必震,此天下安危所系”。于是堅守寧遠不動,而派精騎四千繞到清軍后面猛攻,致使清軍兩面受敵。同時又奏請朝廷調薊鎮、保定、昌平、宣府、大同各路守軍趨山海關支援。皇太極攻錦州不成,便集中兵力進攻寧遠。此時寧遠守軍已準備就緒,“紅夷大炮”整整齊齊地排在城頭,引彈待發。清軍將領見寧遠防守甚嚴,不易攻破,便勸皇太極不要攻城。皇太極怒斥道:“當初我父攻寧遠不下,而如今我攻錦州不下,像這樣的野戰,如不取勝,如何能張揚我國威!”說完便下令強攻寧遠城。城上明軍萬炮齊發,矢石如雨。清軍久攻不下,損傷慘重,最后只好退兵。皇太極終于還是像他父親一樣,敗在袁崇煥的手下,無功而歸。

  “寧、錦大捷”全靠袁崇煥運籌帷幄,指揮有方。但在明廷論功行賞時,權閹魏忠賢卻貪他人之功為己有,不僅自己封賞最厚,連他的爪牙也個個有獎,唯獨對袁崇煥,不僅無封賞,反而誣他“不救錦州為暮氣”。袁崇煥一怒之下,上疏乞休歸鄉。

  崇禎帝登基之后,日夜思得良將解遼境之憂。“延臣爭請召崇煥”。崇禎元年四月,任命袁崇煥為兵部尚書兼右副都御史,督師薊、遼,兼督登、萊、天津軍務。七月,袁崇煥應召入京。崇禎帝親自在平臺召見他,與他商量平遼方略。崇禎帝道:“卿萬里赴召,忠勇可嘉,所有平遼方略,可具實奏來。”袁崇煥一聽今上如此信任自己,銳意平遼,一時熱血沸騰,便不假思索地答道:“所有方略,已具疏中。臣今受皇上特達之知,愿假以便宜,五年而建部可平,全遼可復奏。”崇禎帝一聽五年便可復遼疆,真是喜出望外,也慷慨地答道:“五年復遼,便是方略,朕不吝封侯之賞,卿其努力以解天下倒懸之苦!卿子孫亦受其福。”

  “五年復遼”,談何容易?袁崇煥不知,自他離職后的這一年,東北邊防已現出了巨大的變化。從明軍方面而言,繼任的督撫多貪贓冒贖,克扣軍餉,多次激起士兵嘩變,軍心渙散。錦州、大凌等要塞也相繼失守,邊防一觸即潰。而皇太極即位以來,更加注意調整滿漢關系,逐漸開始封建化過程,國力大增,八旗兵的作戰能力大大提高,皇太極也在戰斗中總結出了對明作戰的經驗。因此可以說,在東北邊境,清軍的實力大大勝于明軍。在力量對比如此懸殊的情況下,袁崇煥聲稱“五年復遼”很顯然是不切實際的。當時在場的大臣都為袁崇煥的豪言壯語捏了一把冷汗,給事中許譽卿趁崇禎帝入內室小憩之機悄悄問袁崇煥為何出此狂語,袁崇煥笑笑說:“聊慰圣心耳。”許譽卿正色道:“上莫甚,豈可浪對?異日按期責功,奈何?”袁崇煥一聽大夢方醒,甚覺失言。待崇禎帝再出,立即跪奏道:“東建四十年蓄聚,此局原不易結,但皇上留心封疆,宵旰于上,臣何敢言難?此五年之中,須事事應手,首先錢糧。”接著提出了在軍隊調度、兵需供給方面的諸多要求。崇禎帝一一答應。袁崇煥擔心自己遠離京師遭人妒陷,又奏道:“以臣之力,制全遼而有余,調眾口而不足。一出國便成萬里,忌功妒能,夫豈無人。即凜凜于皇上法度,不以權掣臣之手,亦能以意見亂臣之方略。”崇禎帝一聽此話甚覺刺耳,但為了邊疆大事,也不便發作,沉默了一會兒,對袁崇煥說:“條對方略井井,不必謙遜,朕自有主持。”命賜尚方寶劍,準其先斬后奏。

  不久,袁崇煥離京赴任。崇禎帝親自為其送行,把恢復邊疆的宏愿完全寄托在袁崇煥身上。袁崇煥深知身負重命,但仍慮皇上不能信而不疑,便再次懇請皇上“任而勿貳,信而勿疑”。還一再說明“軍中可驚可疑者殊多,但當論成敗之大局,不必摘一言一行之微瑕”。崇禎帝皆“優詔答之”。

  袁崇煥剛到御遼前線,即遇上了駐寧遠的士兵因長期缺餉而嘩變。他當即單騎入營,懲治了貪虐的將領以撫軍心,又將兵變為首者梟首示眾,以嚴明軍紀。為了從根本上穩定軍心,他連連上奏,要求朝廷發餉濟遠。

  崇禎帝見袁崇煥到邊境未立一戰功,請餉之奏卻頻傳,心中頗為不悅。在召集眾臣討論時,崇禎帝沒好氣地說:“將兵者果能如家人父子,自不敢叛,不忍叛。不敢叛者畏其威,不忍叛者懷其德,如何有鼓噪之事?”站在一邊的禮部右侍郎周延儒聽出了崇禎帝的弦外之音,趁機挑撥,說什么軍事嘩變實非缺餉,而是另有隱情。崇禎帝一聽,對袁崇煥的十分信任頓時減去三分,雖然勉強發去了軍餉,但心中卻開始懷疑袁崇煥恃邊逼餉以充私囊。

  不久,又傳來了袁崇煥擅殺皮島守將毛文龍的消息。毛文龍原系遼東明軍將領,遼東失陷后撤到瀕臨朝鮮的皮島上,他在島上擇壯為兵,多次襲擊清軍后方,有力地牽制了清軍的南下。但毛文龍恃功跋扈,根本不聽袁崇煥的指揮,反而虛功冒餉,誣袁崇煥克扣了他的軍餉。為了統一邊防號令,袁崇煥借督餉赴皮島之機誘捕毛文龍,先斬后奏。崇禎帝接到袁崇煥的奏疏,心中十分惱怒他竟敢不經圣裁擅殺邊將。但礙于自己曾親賜尚方寶劍,又指望袁崇煥早日恢復遼境,所以還是強忍怒氣,“優旨褒答”。還“傳諭暴文龍罪,以安崇煥心”。

  崇禎二年(1629)十月,皇太極率大軍避開袁崇煥的防地,從蒙古繞道入關(參見京畿之戰)。由于薊州一線邊防松弛,使得清軍輕易攻破,很快便會師于遵化,直逼京師而來。

  袁崇煥得知清軍入關的消息,心急如焚,立即親率精銳部隊,馬不停蹄,急赴京師救援。他們趕到北京城外,與圍攻廣渠門的清軍交鋒,一場惡戰,清軍敗退。

  崇禎帝在城內得知袁崇煥援軍已到,十分驚喜,連忙發餉犒師,并命各路勤王軍統歸袁崇煥調度。袁崇煥擔心所部日夜奔馳,馬卒疲怠,請求入城休整再戰。但遭到了崇禎帝的堅決拒絕,只好移師城外駐防。

  皇太極見又遇勁敵袁崇煥,心中又恨又怕,決定利用崇禎帝多疑猜忌的性格,借崇禎帝之手除去心頭大患。他首先假擬了兩封所謂的“密信”,讓部下有意“丟失”在明軍經常出沒的地方,信中以自己的口氣約袁崇煥私下議和。此信一傳開,京城中人心惶惶,怨謗紛起。那些往日與袁崇煥有隙的朝臣也趁勢“誣其引敵協和,將為城下之盟”。崇禎帝正在半信半疑之際,兩名從清營中逃回來的宦官又報告說在清軍中親耳聽見將士議論,稱袁崇煥已與清主和議,不久將不戰而獻北京。崇禎帝至此深信不疑,當即傳令袁崇煥入見,趁其不備將他逮捕下獄。崇禎三年(1630)八月十六日,以“謀叛欺君罪”將袁崇煥處以磔刑。

  直到后來清軍入關后,人們方知所謂的袁崇煥通敵不過是皇太極的反間計,那兩名逃回的宦官是清軍有意識讓他們聽到議論后又故意放歸的。崇禎帝輕率疑臣,自毀長城,致使袁崇煥忠心報國卻含恨九泉。


  袁崇煥與岳飛有相似處,同為民族英雄,卻同死于效忠的君主。但袁崇煥卻更慘,死時卻慘遭人們的待遇,萬千奇冤(1630年(崇禎三年),袁崇煥以“通虜謀叛”、“擅主和議”、“專戮大帥”的罪名“磔”死。崇煥伏刑之慘情,令人毛骨悚然,當時北京百姓都相信袁通敵,恨之入骨,“劊子手割一塊肉,百姓付錢,取之生食。頃間肉已沽清。再開膛出五臟,截寸而沽。百姓買得,和燒酒生吞,血流齒頰”(《石匱書》)。崇煥死后,佘氏義仆為其收斂骸骨,葬于北京廣渠門內廣東義園,并從此世代為袁守墓。史載“兄弟妻子流三千里,籍其家,崇煥無子,家亦無余貲,天下冤之。

 

 
關于我們 | 興城賓館預訂 | 旅游租車服務 | 門票車票預訂 | 會議服務

本頁關鍵詞:興城歷史名人袁崇煥

日本毛片18禁免费_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_日本黄大片免费